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首页 > 公司新闻

“美丽冻人”的风雪夜

来源:刘园 谢海兰  发表时间:2018-2-9 16:21:32  浏览次数:476  字体大小:
 

当人们在家吹着空调呼呼大睡时,污水处理厂的运行员在坚守岗位走在每小时一次的巡检路上,经受着寒风刺骨的考验;当人们沉浸梦乡时,污水处理厂的运行员还在脱泥房来回不停地走动,时而看看药箱药量,时而看看出泥情况……

130日凌晨155的于都污水处理厂

室外温度零下二度,夜深人静下的于都污水处理厂显得格外的冰冷。中控室内一阵“叮铃铃、叮铃铃……”的手机闹铃传来,老方和肖晓波放下手中正移动着的鼠标站起身将放在椅背上的棉大衣穿在身上,一扣一扣的将自己包裹严实,再拿上手电,开始他们今晚的又一次巡检。

一走出办公大楼,虽说比平日多穿了衣服,可天气的寒冷程度却一点没有减少,凌冽的北风擦着耳朵呼呼地直往脖子里面钻,从头到脚都感受到一种彻骨的寒冷,嘴里呼出的热气在路灯的照射下瞬间变成冰冷的水蒸气漂浮在空中,整个人仿佛像被冻住了似的。为了御寒,他们的脚步跺得很重,前面的老方边走嘴里边叮嘱着“越是极端天气,巡检越是要细致,等会我们要特别注意下设备有没有结冰现象,还有路上有些滑走路不要太快小心摔跤……”这条巡检的线路,他们一年四季不知道要走上多少回,虽已是非常熟悉,可也免不了被路边冻住的草丛沾湿鞋袜。就这样一路来到提升泵房,两人在抄完流量后果然看到了流量计背面的受风处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霜,没有太多的语言,两人同时伸出手往霜上抠去,一阵“唰唰唰”的声响过后,两人用力将留在手上的残霜甩去,原本已经冰冷的双手此时已是通红一片,双手一搓只留下又麻又痛的痛觉。

依照路线,他们走到下一处巡检点——细格栅,这本不是一个故障频发点,而且他们在上一个时辰巡检时已来过,可是老方依旧上到这池子上来了,因为他知道2#细格栅在白天出现了耙齿断裂的情况,虽已被机修班修复,可是心里还是不放心。为了观察耙齿是否出现问题,他们站在原地一边跺着脚,一边用嘴往手上不停地哈着气,当看到耙齿缓缓的一节一节往上爬,直到全部走完一圈后,他们心里放松下来。而此时的他们已在池子上观察了近10分钟,脚底早已冻得没知觉,刺骨的寒风夹裹着冰粒子,打在冻僵的脸上,像被小刀划过一般。可他们却坚持着按照路线一站一站走下去,每到一处设备前都要停下脚步仔细认真的查看,观察有无设备被冰冻住、流量计是否正常显示、机器声音是否正常等情况。就这样,他们一路走、一路看,正常气温下只要10多分钟的巡检今天却花了快半个小时才走完。

回到中控室,明亮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将两人衣服上沾着的冰粒子照得晶莹透亮,温暖的热流也瞬间将两人包裹住,被冻得乌青的两张脸却因为这强烈的温度差异打了个哆嗦。来不及喝杯热茶暖暖身,他们放下手电,拿出刚刚记录下的一串串数据和设备检查情况,一字一字的记在报表上。休息不到20分钟,他们又将开始下一时段的巡检……

130日凌晨200的寻乌污水处理厂

气温在零下1摄氏度,屋外北风呼呼地刮着,地面已结冰。寻乌县污水处理厂的脱泥房内却依然灯火通明且不停地发出“轰轰”声。走近一看,原来是运行员侯绍东和吴春华在寒冷的冬夜仍然坚守在生产一线——脱泥。

寻乌县污水处理厂最近由于污泥浓度偏高,易导致出水总磷数据不稳定,为保证出水达标排放,厂里决定加大脱泥力度,由原来的每天脱一车泥调整为现在的白班晚班各脱一车泥。此刻刚好2点整,运行员吴春华巡检去了,只见侯绍东在脱泥房一会儿去配药房看看药箱里的药水,接着熟练地打开干投机配药,调调水量,瞧瞧药粉流出量;一会儿来到1号脱泥机旁看看出泥效果,再调调污泥泵的出泥量……屋外的北风仍然不停地刮着,凛冽的寒风吹进脱泥房,吹在运行员的脸上身上。此时此刻,当人们在家吹着空调呼呼大睡时,我们的运行员在坚守岗位走在每小时一次的巡检路上,经受着寒风刺骨的考验,当人们沉浸梦乡时,我们的运行员还在脱泥房来回不停地走动,时而看看药箱药量,时而看看出泥情况…… 

作为污水处理厂的运行员,我们不一样,我们的工作不分白天昼夜,不分烈日高阳或风雪交加或电闪雷明,心中谨记使命:安全生产,达标排放。

每年的冬天,他们都如现在这般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一幕幕,他们在恶劣的环境下,或肩披风霜、或身淋雨雪,用执著和坚守描绘出那一卷卷顶风冒雪的唯美诗卷。

 
首 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江西洪城水业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江西奇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360102010065801